武汉经济转型现“第二总部”现象

武汉是座老工业城市。过去很长一段时期,城市经济脊梁依靠“武字头”工业企业,武钢、武重、武船等,为武汉早期的“总部经济”贴下标签。

北京,央企总部集聚,上海,则是金融总部中心。深圳、杭州等城市,电子信息与互联网总部,已成为中国新经济的一极。

过去5年,武汉产业结构悄然生变。电子信息、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医药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崛起。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风起云涌,光谷正在成为我国互联网“第二总部”密集扎堆地区,形成独特的新总部经济。

近期,全国数一数二的职业教育平台尚德机构,正忙于一场上千公里的大迁徙。

从北京朝阳到武汉光谷,这家拥有8000多名员工、年营收即将跨越25亿元的互联网教育企业,计划在汉打造全新总部。

从7月签约,到8月在汉启动业务,尚德机构在光谷软件园的临时办公室,已进驻上千名员工。

短短一年,光谷新增19家互联网企业“第二总部”。它们将创造数万个就业岗位,并引领新经济的城市转型。

蜂拥而至的互联网明星

曾经“迷失在中国互联网版图”的湖北,从未如此星光熠熠。

7月22日,2017“楚才回家”在北京举行。摩拜单车、ofo小黄车、慕声科技、跟谁学、江民科技、尚德机构、猿辅导、东方梦幻等8家互联网企业现场签约,在光谷设立总部或“第二总部”。

此外,小米科技、跨境电商“独角兽”小红书、中国视频监控龙头企业海康威视等,也次第将“第二总部”落子光谷。

小米武汉总部落户签约现场,雷军无不动容地说,一直希望能为武汉做点事。短短4个月里,他7次到访武汉。

小红书目前在全国各地的分公司以保税仓库业务为主,公司两名创始人毛文超和瞿芳,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其武汉基地负责人陶芸介绍,小红书正计划将技术研发及人工智能业务向武汉迁移,武汉研发中心规模将超过上海。

摩拜单车副总裁李裕贤称,摩拜在光谷的“第二总部”,定位为全球共享服务中心,主要从事产品研发、网络技术、客户服务等,预计未来3年可新增4000多个中高端岗位,近千个实习实践岗位。

武汉富士康则是摩拜单车最大的生产基地之一,日产能达到3000辆,覆盖湖北及周边。

是什么引发了“第二总部”现象

在经济学中,总部经济是经济全球化的产物,追求成本最小化、利益最大化的“最经济原则”。

为什么光谷互联网企业“第二总部”会在今年呈现象级爆发?

“‘第二总部’现象,与中国新时代、全球新格局的变化相吻合,但这种吻合绝不是偶然的,而是有其内在规律。”华中科技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建华说,20年前,全球排名前20的大公司,基本都是制造业巨头。后来是通信行业引领风骚。再到后来,就是石油、金融和以谷歌、微软为代表的互联网崛起。这些经济变迁,折射的是人类需求的变化。

去年以来,我省对新经济、新业态、新技术、新模式给予高度重视。

今年,武汉首次提出发展“新民营经济”,为城市新经济的发展创造了机遇。

围绕招商引资“一号工程”,武汉市主要领导奔赴北京,拜访小米创始人雷军,并积极推动小米武汉总部落地。“小米旋风”成为多家“第二总部”落子的关键一笔。

为帮企业留才引才,武汉成立“招才局”。以校友招商为特色的“资智回汉”计划,协议投资总额累计已超过4000亿元。为了再造互联网产业,光谷专门成立了“互联网+”办公室。

当“第二总部”负责人们被问到,光谷吸引他们大迁徙的要素究竟是什么,答案惊人一致——不是土地,不是税收,而是人才储备和开放的政策。

新总部集群将现“乘数效应”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执行院长潘敏认为,无论总部还是“第二总部”,均属于总部经济现象。每次经济业态和经济结构的变迁,总会催生一批新的总部,只是看谁能抓住这个产业机遇。

“分析一下这19家‘第二总部’,不难发现光谷抓住了一个十分关键的牛鼻子,那就是依托互联网的创新经济和共享经济。”他说,相对于总部,“第二总部”往往是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的溢出效应,或拓展新业务的战略抉择。

省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叶学平说,总部经济对上下游乃至整个产业、资源的配置,辐射带动作用明显。它将直接带来几大效应:一是税收,二是产业乘数效应,三是消费和就业,而且是最高端的人才和高层次的消费。

“互联网对其他企业和行业有极强的渗透作用,除了对自身行业的带动外,还将改造其他行业,引发平方效应或幂次效应。”光谷创新发展研究院院长赵荣凯认为,这正是互联网总部的价值所在。

本文来源:湖北日报 打印全文 责任编辑:zs40211
产业园区选址服务平台
推荐视频
官方微信
招商选址 一扫而知
意见反馈
互动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