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招商网络> 资讯中心> 招商动态> 正文

“一带一路”推动开启共赢主义新时代

2017-05-03 09:13

距离“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召开还有十余天。

从本期起,本版推出“‘一带一路’高端对话”系列,关注这一今年我国重要的主场外交活动,聚焦这个中国首倡的国际合作倡议。

“一带一路”战略为经济全球化提供了哪些新动力?“中国方案”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有哪些?中国在“一带一路”中的角色和担当是什么?就相关问题,首期本报对话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胡鞍钢。

“一带一路”战略将拓展更大的全球发展空间与国际经济一体化,为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增长提供澎湃的内生动力。

“一带一路”将成为各国共同参与的“交响乐”,各国共同受益的重大国际公共产品。

逆全球化是徒劳的

:您如何看待复杂挑战下全球化前行的必然性?

胡鞍钢:目前世界经济受到“逆全球化”严重影响,世界出口额占GDP比重从2008年的25.8%下降至2015年的22.6%,进口额占GDP比重从26.2%下降至22.7%。

这是1950年以来之后第一次“逆全球化”,这也是造成全球经济至今难以复苏的直接原因。

需要认识到,全球化进程是不可逆转的世界发展大势。

自1870年以来先后出现的三次全球化,催生了三次工业革命,大大推动了全球经济贸易投资的一体化,使得现代化大生产超越了国界,通过全球产业链、价值链和供应链,形成了世界范围内分工、交换、流动的“时空压缩”,深刻地改变了人类社会的生产方式和发展模式,一方面,世界各国已经深度参与全球化的进程之中,一国的发展不可能孤立于世界浪潮之外;另一方面,即使全球化后退,但全球化带来的问题没有后退,可谓“环球同此凉热”,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隔绝于全球化的影响之外。

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言,“世界经济不能从大海退回到湖泊”,任何国家、组织甚至个人,想要逆全球化的历史潮流,倒退回“孤国寡民”、“自给自足”的封闭时代,这既不现实、更是徒劳无功。

但同时要看到,全球化的进程不会总是一帆风顺。

以往全球化过程中的跨国企业垄断、不平等协定等种种弊端,造成了全球经济发展的不协调、不平衡、不可持续,甚至加剧贫富差距等社会矛盾,以致于全球化被不少人看作是释放罪恶的“潘多拉盒子”,这就在某些地区、特定时期出现全球化的曲折甚至倒退。

这就更加需要继续发动并不断推动“新全球化”,充分利用和发挥全球化的优势,克服全球化存在的弊端,促进世界各国不断融合、互相协作、共同发展,让全球化重新成为带动世界经济增长的强劲引擎。

“新全球化”与前三次全球化的最大不同,就是“一带一路”战略将成为新全球化的“发动机”,“中国方案”将成为新全球化的“路线图”,中国将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担当者”。

为低迷的世界经济注入“中国动力”

:“一带一路”战略为经济全球化提供新的动力体现在哪些方面?

胡鞍钢:第一,基础设施投资将带来直接的经济拉动效应。

以“五通”为内容的“一带一路”方案,设施联通是基础。

交通、口岸、能源、通信基础设施建设的展开,必将带来规模巨大的基础设施投资,进而产生强劲的经济拉动效应。

第二,互联互通将产生显著的经济集聚效应。

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将缩短“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间的物理距离和空间距离,促进要素流动、提高经济密度、扩大规模经济。

第三,地区经济密度的提高会扩大知识和技术的外溢性。

特别是中国提出“一带一路”的宗旨就是“互利共赢”,由于中国的发展自身有着极大的外溢性,这就会带动沿线国家的发展,进而带动全球的发展,创造出巨大规模的正外部性。

第四,加强战略合作将成为推动经济新全球化的关键。

“一带一路”构建战略对接、规划对接、政策对接的高层次合作平台,将带来产业投资和区域间贸易规模的扩大,进而实现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服务便利化,从而促进区域一体化、全球一体化,带动整体经济发展水平的提升。

总之,“一带一路”战略将拓展更大的全球发展空间与国际经济一体化,为沿线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增长提供澎湃的内生动力。

在此背景下,中国不仅能够保持中高速增长,而且将为低迷的世界经济注入“中国动力”。

超越以往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全球化治理

:这种“中国方案”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体现在哪些方面?

胡鞍钢:“中国方案”对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贡献,大大超越了以往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全球化治理:

一是倡导全球治理的新理念。

新全球化从本质上不同于以往的全球化,它的主导理念,是由中国首倡的“共赢主义”。

“共赢主义”的实质是倡导公正性,而非不公正性;倡导包容性,而非排他性;倡导和谐性,而非冲突性,因此它所形成的国家间关系就是基于非零和博弈,而不是零和博弈,这样的国际合作与交往就具有可重复性、可持续性、可长久性。

这是“中国方案”对推动全球经济治理的最大贡献。

二是塑造全球治理的新原则。

习近平主席在不同场合指出了“中国方案”的明确涵义。

“新全球化”将秉承四大原则:第一,以平等为基础,确保各国在国际经济合作中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第二,以开放为导向,不搞排他性安排,防止治理机制封闭化和规则碎片化;第三,以合作为动力,共商规则,共建机制,共迎挑战;第四,以共享为目标,提倡所有人参与、所有人受益。

这是“中国方案”重塑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核心贡献。

三是提出全球治理的新方案。

2016年是中国全面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年。

中国既以自身的发展推动世界发展,又为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提供“中国方案”。

更重要的是,在世界经济遭遇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浪潮侵袭的背景下,中国主办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杭州峰会,在多个国际场合提出多项建议和行动方案,特别是推动制定了《二十国集团全球贸易增长战略》和《二十国集团全球投资指导原则》等,大力推动全球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服务便利化,为世界经济发展指明方向,为世界经济复苏出谋划策。

今年5月还将举办“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新全球化的中国理念和中国方案得到国际社会更为广泛的认可和响应,将推动全球经济治理向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造福世界各国更多人民。

各国共同参与的“交响乐”

:早在“一带一路”战略提出之初,您就曾指出“一带一路”是一场规模宏大的“经济地理革命”,从经济地理的角度看,“一带一路”的革命性变革体现在哪里?它同地缘政治的区别在哪里?

胡鞍钢:“一带一路”战略通过加强亚欧大陆桥、陆海口岸支点建设,将进一步增强西北和西南地区与邻近国家的互联互通,并且重塑欧亚大陆的经济格局,逐步形成沿线国家的欧亚非大市场,从而对当前世界经济版图产生重要影响。

需要注意的是,“一带一路”战略形成的沿线国家与地区的经济合作关系,既不是某一国追求地区霸权的政治联盟,也不是若干国家单方面的军事同盟,这就大大区别于传统地缘政治的结盟关系,而是一场规模宏大的、极其深刻的、相互关联的世界经济地理革命。

而这种革命性变革最集中的体现,就是“一带一路”倡议坚持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从而以平等代替歧视、以开放代替封闭、以合作共赢代替零和博弈。

具体来说,共商,强调“一带一路”倡议的平等性。

参加各方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一带一路”合作框架将充分考虑各国的合理权益,为各国提供平等参与的发展机遇,努力协商制订平等互利的合作规则。

共建,强调“一带一路”倡议的开放性。

“一带一路”不同于国家集团俱乐部物品,非成员也可以参与并获益;不同于排他性的双边或多边自由贸易区,而是包容性的框架安排,防止治理机制封闭化和规则碎片化。

以亚欧非大陆之间真正的互联互通,促进沿线各国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复合型的互联互通网络。

共享,强调“一带一路”倡议的合作共赢。

“一带一路”的实质是持续扩大互联互通,互联的目的是互通,互通的目标是共赢。

无论贸易,还是投资,参与方都是基于非零和博弈,着眼于寻求各国利益契合点和合作最大公约数,是激励相容互惠互利的新模式。

“一带一路”涉及60多个国家,造福人口达到44亿,占全球人口的63%,又分成低收入、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等不同类型国家,这就大大超越了西方的“马歇尔计划”,后者只有十几个国家参加,主要面对发达国家,总量不足3亿人口,且只实行了4年就中断了。

从这个意义上讲,“一带一路”将成为各国共同参与的“交响乐”,各国共同受益的重大国际公共产品。

当好倡导者、推动者和引领者

:正如您所说,中国已从世界经济舞台的边缘走到了中心。

对于推进“一带一路”,中国既表达了“欢迎搭乘中国发展的列车”的胸怀,也有“更好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的承诺,您如何理解和看待中国在“一带一路”中的角色和担当?

胡鞍钢:总的来说,在“一带一路”中,中国要当好“新全球化”的倡导者、推动者和引领者。

所谓倡导者,就是中国要在世界全球化逆流之中挺身而出,主动倡导包容、公平、可持续的“新全球化”,高举“贸易自由化”、“投资自由化”、“服务便利化”三面大旗,对应逆全球化浪潮,支持国际社会以及G20集团、金砖五国等主张。

所谓推动者,就是通过“一带一路”战略,为沿线各国提供实实在在的发展实惠。

例如,“十三五”时期至少有23类基础设施建设,比“十二五”时期的12类多了近一倍。

这也将带动“一带一路”沿线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

2016年,我国在“一带一路”建设相关的61个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项目合同额达到745.6亿美元,占同期我国对外承包工程新签合同额的50.4%,进度和成果超出预期。

我国对外投资的迅猛增长,不仅将重塑中国经济地理,拓展更大的区域发展空间与国内经济一体化,而且将积极推动重塑世界经济地理,拓展更大的全球发展空间与国际经济一体化。

所谓引领者,就是要充分发挥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共同发展中的主导作用,打造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的“中国方案”与“世界方案”,共同构建联结欧亚非三大洲的命运共同体。

为此,中国已经制定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积极推动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与沿线国家发展战略对接,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倡导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推进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建设。

此次“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召开,将形成未来数年内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整体合作规划和行动方案,有望形成类似G20的工作机制,为实质行动奠定基础。

这一系列方案的制定并实施,如同习近平主席所形容的,“就是要再为我们这只大鹏插上两只翅膀,建设好了,大鹏就可以飞得更高更远”。

1956年,毛泽东曾经说过,“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

而这种贡献,在过去一个长时期内,则是太少了。

这使我们感到惭愧”。

现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最大的贸易体,世界140个国家或地区的第一大贸易伙伴。

中国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置身于世界经济舞台的中心,成为世界及各国最大的利益相关者,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世界经济发挥重大的影响,有机会、有意愿、也有能力继续推动世界和平发展、开启共赢主义的时代。

通过“一带一路”战略,中国将推进沿线国家互联互通,推动世界经济全面开放,进一步构建共赢发展的新型国际合作模式;中国将全面参与全球治理,建立更加民主、公平和均衡的国际经济政治治理结构及机制;中国将全面贡献人类发展,承担更多的责任和义务,有效及时地提供全球公共产品,为人类创造更大的经济贡献、贸易贡献、创新贡献、绿色贡献、文化贡献。

展开<
订阅招商网络邮件周刊,每周行业资讯,最新政策信息、项目信息为您推送

全部

招商资讯

载体信息

产业园区

优惠政策

研究报告

项目播报

订阅
投资咨询热线
400-168-6016
  • 税收优惠政策
  • 企业投资政策
  • 土地厂房政策
  • 其他相关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