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招商网络> 资讯中心> 写字楼宇> 正文

滨江文化商务区 复兴武昌古城商业辉煌

2014-03-28 16:39

水是生命之源,逐水而居是人类本能。从灌溉、航运到休闲,人和城市从来都无法割舍与水的联系。几乎所有的世界大城都在水边,而这些大城也愿意将自己最重要的区域和最恢弘的建筑修筑在水边,无论工作或生活,滨水依旧是一种情怀。

滨水区域,是城市一种非常宝贵的空间资源和景观资源。武汉坐拥两江交汇,城区湖泊众多,滨江空间资源和景观资源丰富,由于某些原因,长期没有得到开发利用,实际上是对宝贵资源的一种浪费,至少是利用效率不高。

近期,武昌区提出建设“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的蓝图。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处在长江生态景观轴线上,拥有武汉最广阔的江景资源。根据规划设计,建成后的滨江文化商务区,将会成为武汉新的经济增长极、新的城市文化客厅、新的总部聚集带和新的生态宜居示范区。

政协武汉市武昌区委员会近日召开了全面深化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建设专家咨询会,武汉地区高校、科研单位的专家学者齐聚一堂,为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的规划与开发提供了一系列方案和思路。

这是武汉市开发利用滨江滨水资源的一次新的尝试,必将对武汉其他滨江滨湖区域的规划与开发产生示范效应,也为人们思考城市建设与发展提供了“批判”材料。

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

产业建设路径

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

产业建设路径

侯仁勇 武汉理工大学管理学院教授

第一,产业选择方面,以金融产业为“骨”,金融业是商务区经济腾飞的必要产业。以商业服务产业为“血肉”,商业服务产业是金融业成长的培养基。以文化创意产业为全新增长点。

第二,产业布局方面,金融业、地产业建议布局在隧道以北、二桥以南的地块。文化产业布局在首义等文化旅游景点以及武汉音乐学院、湖北美术学院周边。

第三,产业发展演化路径方面,明确商务、文化、服务三个重点建设,相互影响、共同发展。通过产业的集聚效应,最终形成条状产业带。

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

城市设计目标与策略

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

城市设计目标与策略

刘 剀 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

第一,在滨江文化商务区内规划合理的地块尺度,既保证地块内建筑的适度规模,又考虑宜人的步行尺度。

第二,重视天际线的规划与设计,重点成片、突出最高建筑。在黄鹤楼等文化区要控制建筑高度以突出黄鹤楼的控制点效果。

第三,建议统一的地下空间开发策略,将整个文化商务区的地下部分连成整体,构建完整的地下交通体系。

第四,继续发挥粤汉老铁路的通勤功能,将铁路沿线改造成景观走廊,并设置铁路博物馆和主题公园。

第五,通过发展休闲与民族旅游完成武昌古城更新,恢复城市历史肌理。考虑将古城区内分散的旅游景点连片开发。

第六,加强视线景观通廊设计。以黄鹤楼为中心开辟向心式道路,从而有效增强区域的凝聚感和整体感。

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

金融聚集区建设路径

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

金融聚集区建设路径

叶永刚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第一,由政府牵头,组建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国际金融聚集区的建设小组,提供相关的资源和政策支持。

第二,不仅着眼于国际金融本身的建设,需要写字楼、会议中心、酒店、宾馆等配套设施建设。

第三,以台湾、俄罗斯、伊斯兰等对外金融为突破口,将金融发展与商贸、旅游、文化相结合。

第四,完善金融的其他功能,形成金融交易区、人才区、信息区、监管区、服务区、会展区共六大功能区。

第五,加强金融同实体经济的对接力度,推动区域内企业上市,构建产业投资基金等。

有“形象设计”就会面目一新

求知:按照国际通行的商务区建设路径,在前提都是以政府为主导对商务区进行统一的规划。这将建筑与景观的规划设计推到了十分重要的位置,如何看待这种重要性?

刘剀:当下存在一个错误的观念,认为规划与设计就是为了营造出好看的景观。其实城市设计可以倒过来看,就是设计城市。而设计城市,除了让城市更美,更重要的是让城市更好。规划与设计不是简单的“穿衣戴帽”,而是方方面面的系统,包括人性化、交互性、可达性等。不能否认,好看的建筑与景观可以提升城市的档次,也能提升投资环境。如果不把巢筑好,凤凰怎么会来呢?而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江湖环抱、山景交融,是千金难求的地理资源,理应慎重规划与设计。

求知:设计不仅要“更美”,而且要“更好”,会不会很难实现?

刘剀:这并不难实现,具体到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主要有三个方面。首先是天际线控制,只有将天际线设计提到对外名片的高度才能不辜负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和文化资源。注意高层建筑布局的层次问题,避免撒胡椒面,不要零星布置,要重点成片。对黄鹤楼与长江大桥区域,严禁修建高层建筑,并强化天际线的戏剧性变化效果。其次是地下空间设计,商务区必定高楼林立,需要有统一的地下空间开发战略,将整个商务区地下空间连成整体,避免目前建筑地下空间各自封闭的状况。构建完整的地下交通体系,与地铁和楼宇出入口进行整合。如此一来,地面空间可以获得更多的绿地和阳光,从而大幅提高了土地利用率。第三是比较容易被忽略却很重要的细节,就是地块尺度。国际上众口称赞的城市都有良好的尺度,这个尺度既考虑地块规模,又兼顾了步行。目前武昌地块尺度普遍偏大,滨江文化商务区在发展中须高度重视地块尺度控制问题。

金融业要做出国际范儿

求知:滨江文化商务区的重中之重是金融。江汉区是武汉传统的金融中心,近年来光谷金融业也蒸蒸日上,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如何赢得这场竞争?

叶永刚:三地看上去是重复竞争,实际上完全可以错位发展、合作共赢。首先,著名的国际化大都市同时也都是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如纽约、伦敦、东京等。国际金融中心对全球金融资源流动起着重要的中介作用,坐拥全世界的广阔市场。武汉显然不会局限于武汉市或湖北省,而应立足中部,放眼全国乃至全世界。只要做大了市场,一个城市存在三个金融聚集区完全是可能的。此外,武汉三个金融聚集区各有特点。江汉区拥有传统金融和货币市场优势,光谷在科技金融和后台服务方面一枝独秀。武昌则拥有金融管理机构的驻地优势,在非银行金融机构方面,武昌也具备很强的多样性。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可以立足于金融要素市场,开展泛金融业务。武汉现已初步形成了从建设大道到光谷的金融长廊格局,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正好处于长廊的中间位置,发展好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的金融业,对打通这条金融长廊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求知:在江汉区和光谷两大金融聚集区面前,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这个后来者如何居上?

叶永刚:后来居上的说法并不准确,应该叫异军突起。因为滨江文化商务区并不是要加入传统金融的同质化竞争,而是高瞻远瞩地去做别人没有做而以后又非做不可的领域。具体就是通过国际金融为整个武汉提档升级,并撬动整个中部地区的对外经济。武昌应首先以台湾金融、韩国金融、伊斯兰金融、俄罗斯金融为突破口,打造具有武昌特色的区域国际金融形态。

求知:武汉深居内陆,并无沿海、沿边优势。福建的对台金融、山东的对韩金融、东北的对俄金融似乎比我们更有地域优势。

叶永刚:并不是一定要把对台金融做得比福建好,对韩金融做得比山东好,对俄金融做得比东北好,而是在目前在国内尚属空白的区域国际金融领域占得先机。武汉历来是国际商贸往来之地,武昌现在又有其他地区无法比拟的留学生优势。只要把各个国际区域的金融都做一点,形成了初步规模,聚集效应就会产生。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如果进行合理布局,再在建筑和景观方面考虑融入各地文化元素, 就能成为商务区的“世界之窗”.

重视文化是远见之举

求知:我们特别关注到“滨江文化商务区”这个提法,似乎有些罕见。其他地方通行的提法是“商务区”,并没有把“文化”加进去。

刘剀:这个提法非常新颖,充分考虑到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的实际。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比较特殊的一点是商务区里还有武昌古城,其中有以黄鹤楼为代表的风景名胜区、以红楼为代表的首义文化区、还有农讲所等红色圣地。因此单纯的“商务区”提法不足以概括武昌滨江区的完整内涵。而且强调“文化”也是希冀结合历史与未来,要面向未来,同样要传承历史。其次,世界上成功的商务区不仅与文化区比邻而居,甚至呈现出重叠与融合的趋势。更重要的是,文化创意产业同样是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武昌又有着十分深厚的文化积淀。在商务区内发展文化创意产业,也可以丰富商务区内的产业积聚,成为商务区发展的全新驱动力。

通过改造化腐朽为神奇

求知:上面提到在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内存在一定范围的老城区。老城区改造恐怕无法照搬新区的建设模式。在某种程度上,老城改造更具挑战性,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该如何破题?

刘剀:武昌老城区确实存在城市肌理混乱的问题,但并非没有好的解决方案。可以建设为以体现武昌古城意蕴的老街巷,全面开发为步行区域。底层为商铺,上面自用或出租,商铺的商业价值远高于住宅,可以填补开发费用。业态强调休闲与民俗,国内外不乏成功案例,比如成都的宽窄巷子和锦里。在形态方面,强调第五立面-屋顶设计,从黄鹤楼看下去,主要看到的是屋顶而非外立面。无论是传统屋顶修复还是屋顶绿化,都对改变整个区域整体性和视觉效果意义重大。另外,在武昌古城内,有大量有特色的街区和景点,但因为分布分散而没有形成对游客的吸引力。在设计中需要设计便捷又具魅力的旅行线路,将各景点串成整体,以线带点、以点串线。在改造方面,只要用心,就能形成独具特色的景观,再比如老铁路,除了一拆了之,还有更智慧的解决方案。

求知:刚才谈到横亘在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内部的一段老铁路,这大大制约了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的发展,确实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刘剀:该铁路前身是1905年张之洞修建的粤汉铁路,对武昌的兴起有不可磨灭的作用,如果简单拆除等于永久抹掉了这部分的城市记忆。纽约早已在老铁路改造方面做出典范,将废弃的高架铁路改成“空中花园”.武昌同样可以以此为借鉴,将老铁路改造成城市绿地公园,形成商务区的绿肺与休闲区。老铁轨可以改造为通勤或观光火车,既解决了商务区内部的交通联系问题,又可形成别具一格的景观走廊。此举关键是结合地下空间设计,将部分地上路面“埋”到地下,解决交通打架的问题。铁路尽头的调度处可以建成铁路博物馆或主题公园。总的说来,小打小闹的改造意义不大,武昌滨江文化商务区需要大手笔的胸襟和高屋建瓴的气魄来指引改造的方向,这也考验着城市管理者的决心与远见。

巴尔的摩,

用滨水区影响世界和时代

滨水区是城市空间中的一个特殊场所。作为生存、灌溉和运输的源泉,水与人类文明的起源休戚相关。无论历史还是现在,水一直对人具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不管节日庆典、宗教仪式或娱乐活动,人们总喜欢来到水边。如今绝大多数世界名城都地处江滨、河滨、湖滨或海滨,港埠方便了城市的运转,并使多元文化在此碰撞融合,形成一道别有魅力的风景。

工业革命后,滨水区逐渐成为城市中最具活力的区域。但到了上世纪50年代,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港口重要性下降,发达国家城市的滨水区遭遇了不同程度的衰落。近30年来,人们的观念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开始认识到滨水区是一种活着的、可利用的资源,当今城市滨水区的开发是一项巨大的产业,规划范围广大、惠及人口众多、影响极为深远。美国和英国依然是这一领域的先驱,现在以中国和日本为代表的亚洲城市都迎头赶上。亚洲城市在吸收欧美经验时,无法回避一个曾对滨水开发产生过世界性影响的案例-巴尔的摩。

1814年,巴尔的摩因海运而生,是马里兰州的最大城市,也是世界最大城市群-美国东北部城市群的五大中心城市之一。由于周边坐落着纽约、华盛顿、费城、波士顿等名城,巴尔的摩的名字远未如雷贯耳。不过这不影响巴尔的摩在滨水区建设方面所取得的辉煌。经过30年的开发改造,巴尔的摩滨水区从废弃码头华丽转身为吸引上万游客的胜地。

“二战”后,由于经济结构转型,巴尔的摩滨水区日益萧条、楼宇空置、街道一派颓败景象。上世纪50年代中期,巴尔的摩城市规划委员会开始策划滨水区开发项目,着手组织编制总体规划。1964年,华莱士规划设计公司完成巴尔的摩发展概念性规划。这一城市复兴计划规划年限为30年。起始优先考虑的因素为,尽可能提供亲水条件;创造中心城区核心公共空间;创造既具新意又统一的区域特色;改善环境;保持区域发展的潜能和整体性。

1977年,贝聿铭设计的巴尔的摩世界贸易中心大楼建成使用。

1979年,巴尔的摩会展中心竣工,该会展中心后来为整个马里兰州带来了丰厚的经济回报。上世纪70年代开始,随着滨水区改建的展开,越来越多的游客来到巴尔的摩,带动了旅游业。市政府逐渐从一系列改建项目中获得回报,并将这些资金投入新的改建项目中。

巴尔的摩滨水区改造以吸引投资和改善环境为重点,政府重视在重点地段项目的设计指引,同时允许开发商和建筑师充分表达自己的创作意愿。因此滨水区开发项目的设计非常具有个性和创意。

巴尔的摩从来都不是世界城市谱系中位居高位的国际化大都市,充其量只是一个州府和区域中心。但正因为如此,巴尔的摩对于更多发展中城市才更具借鉴意义。通过对滨水区的悉心营造,巴尔的摩影响了像悉尼这样影响力远大于自己的城市。让我们因此有理由相信,任何一座城市的任何一个改变,都有可能改变时代、影响世界。

展开<
订阅招商网络邮件周刊,每周行业资讯,最新政策信息、项目信息为您推送

全部

招商资讯

载体信息

产业园区

优惠政策

研究报告

项目播报

订阅
投资咨询热线
400-168-6016
  • 税收优惠政策
  • 企业投资政策
  • 土地厂房政策
  • 其他相关咨询